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网调女王论坛-网调女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女s qq 691813362  781206994
查看: 747|回复: 6

魔兽争霸之挠脚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9 16: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br /><br /><br /><br /><br /><br />魔兽争霸之挠脚心<br /><br /><br />年轻的人类领袖――女法师吉安娜带领着浩浩荡荡的人类联盟军团,在洛丹伦大陆平坦的平原上前进,他们此次前去,是要与残余的不死族军队决一死战。晚上,他们到了一片森林里休整。吉安娜正在帐篷里思量着下一步计划,忽有快马来报,北方有一支规模不小的不死族军队向这里冲了过来。 <br />“大法师,我们该怎么办?”一位骑士指挥官问。“别担心,它们这是自寻死路,命令所有军队分成三路,左右军由你们两位指挥官率领,秘密从两侧包抄,中军由我率领,佯作不知,形成口袋之势,一举将其歼灭!”“是!”两个指挥官立刻跑出了营地。 <br />只剩下吉安娜一个人站在帐篷里,她轻轻捋了捋金色的长发,听着大批骑兵跑动的马蹄声,心想:“尊敬的师父,大法师安东尼达斯,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吉安娜是个绝顶聪明的精灵女孩,是安东尼达斯最宠爱的徒弟。安东尼达斯被阿尔赛斯的不死族军团杀死后,她一直在等待着报仇的机会。“今天,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她想着,握紧了手中闪闪发光的法杖,畔碌幕曰凸饣飞了缸乓鄣墓饷ⅰ?<br />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再聪明的人也会有失算的时候,吉安娜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已经中了圈套。正当重骑兵和步兵远离营寨,对不死族军团形成合围之势的时候,人族营地的后方忽然杀声震天。所有营地里的人类战士都惊呆了,狰狞可怖的食尸鬼和令人作呕的尸魔排山倒海地尖叫着冲了过来,后方还有大片阴险的穴居恶魔,一眼望不到边。 <br />面对这突然的变故,连吉安娜也惊呆了。她一面派人马上前去调回骑士团和步兵团,一面组织营地里剩余的军队排开阵势迎战。然尔,派出的信使还没骑马跑出几步,就被从天而降的一个巨大的冰雹冻成了冰雕。“克尔苏加德……”一阵恐惧掠过她的心头,但这里是一瞬间的事。“为了人类联盟的荣誉!为了国王!为了光明!战斗吧!勇士们!”吉安娜高举法杖喊道,同时法杖的顶部亮光一闪,一阵猛烈的暴风雪毫不留情地砸在不死族大军头上,大片的食尸鬼被砸成了烂泥。 <br />然而敌人实在是太多了,何况留守的人类大多是一些火枪手和巫师,脆弱的很,虽然已是无比英勇地战斗,还是经不住不死军团潮水般的冲击,一排一排地倒下。吉安娜很快发现自己已身陷重围。 <br />一群食尸鬼疯狂地扑了上来,吉安娜一挥法杖,一个拨地而起的水元素喷出水柱立刻撕碎了最前面的两个食尸鬼,水元素也立刻被后面的尸魔击得粉碎。吉安娜还要反抗,一小团绿黑色的毒云像箭一样**过来,吉安娜闪避不及,中弹的她顿时感到钻心剜骨的刺痛传遍了她的全身,“啊”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把她秀美的脸庞映衬得更加动人。法杖掉在了地上,她想站起来,无奈全身疼痛难忍,毫无力气。几个侍僧从不死族军队里走出,将她捆了个严严实实,抬走了。吉安娜还有知道,但却无力反抗,“阿尔…赛斯…” <br />吉安娜被拖进了不死族的黑色城堡。她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阿尔赛斯正站在她的面前。从头到脚打量着她,她披着法师长袍,里面是女精灵常穿的胸衣和短裙,脚上踏着一双长统靴。吉安娜也看着阿尔赛斯。不由得想起了当年,他们都是小孩子的时候,她和阿尔赛斯在国王的花园里奔跑嬉闹,阿尔赛斯老是欺付她,用手指去挠她极为敏感的纤腰,痒得她姣笑不止。 <br />然而,如今的这个阿尔赛斯已不是可爱可敬的人类王子,而成了邪恶的死亡骑士。“哼!“大法师的骄傲,让她扭过了头去。“至高无上的大法师,您自怎么也会落到我的手上?”阿尔赛斯嘲笑道。“你想怎么样?”吉安娜厉声喝问。“我直说了吧,你们这些人渣最好尽快给我滚到大洋对岸去,仁慈的巫妖王还可能放你们一条活路,否则,下场跟安东尼…”“你休想!”一听阿尔赛斯提到安东尼达斯,吉安娜气得杏眼团圆睁,诱人的红唇颤抖着。“不愿意?”阿尔赛斯收起了假笑,换成了狰狞的表情,手一挥,一扇门开了,吉安娜被押进了门去。门里的影像让吉安娜心都碎了。几个人类的女巫被高高地吊在墙上,她们的靴子被统统脱去,白嫩的赤脚被无助地紧紧绑定,每个女巫脚下都有一个侍僧在挠着她们脆弱的脚底,侍僧那发着微光的手指一触到她们的脚心,她们就会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狂笑,甚至这笑声已经变成了疯狂的嚎叫和哭喊。 <br /> <br />“你这禽兽!快放她们下来!”吉安娜喝道。阿尔赛斯向左右使了个眼色,侍僧立刻把吉安娜抓住,把她紧紧地绑在一张精心准备的刑桌上,从头到脚都不能动弹分毫。“怎么样?大法师,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贵为大法师的吉安娜,人类对她从来都是毕恭毕敬,就像尊敬神灵一样。她哪有受过这种羞辱?何况还眼看着同生死共患难的姐妹们遭受着生不如死的酷刑,她的心就像要爆炸一样难过。但她绝不能向阿尔赛斯屈服。 <br />这时,几个女巫也都看见了吉安娜,她们大多数都被折磨得近似疯狂,无力理会,毕竟精灵有着世界上最纤细敏感的肌肤啊!但其中一个侍僧稍微挠得不是那么卖力的,那个女巫还是竭住狂笑念了个咒语,阿尔赛斯身边的一个护卫顿时变成了一只绵羊,但很快又恢复了原形。“该死的贱丫头!大刑伺候!“阿尔赛斯喝道。那个女巫被解了下来,被拉向一张和吉安娜一样的刑桌上。女巫挣扎着冲吉安娜喊道:“大法师,在下尽力了,恕在下无力保护您,但我绝不会向她们屈服的!”女巫刚说完就被固定好了,然后走出了五六个侍僧同时开始抓搔她的双腋,肋骨、腰肢、大腿,更要命的事,两个食尸鬼尖尖的爪子迅速在搔着她的脚心。可怜的女巫嘶哑的嚎叫传遍了整个黑色城堡。 <br />吉安娜感到她的心在流血,她喊道:“阿尔赛斯,你这吃人的恶魔!有种放下她们,有本事来找我算帐啊!”阿尔赛斯狞笑着说:“她们的罪不能免,你也逃不过!我就是要让你看着她们受刑,再让她们看着她们敬爱的大法师生不如死的样子!哈哈哈哈!”“呸!”吉安娜喝道。 <br />两个侍僧已粗暴地扯下了吉安娜的长靴,尊贵的大法师一双娇小玲珑的赤脚完全暴露了出来。莫大的耻辱,可又无法摆脱,吉安娜已经开始抽泣了。虽然她是个沉着冷静的大法师,但她毕竟是个人哪!(精灵属于人类)她也是个多愁善感的精灵少女啊!何况她是那么怕痒。她又羞愤,又害怕,可是毫无办法。 <br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终于,两个侍僧走了上来,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吉安娜致命的脚心。“不要!”吉安娜使出全身力气想缩回脚,却是白费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侍僧那可怕的手指伸向自己的脚底,越来越近。 <br />手指刚触到吉安娜脚底的纤肤,敏感至极的脚心立刻把这个无法忍受的奇痒传遍了吉安娜的全身,她没命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而侍僧是绝不可能停下的,相反,他们总共二十根手指全部沿着吉安娜脚心最娇嫩处的纹路有节奏地来回流走。吉安娜再也顾不上其他的女巫了。她哭喊着,尖叫着,发疯似的狂笑着,已经和其他女巫的声音溶为了一体,不,甚至超过了其他的女巫。因为即使在敏感的精灵里,也难找出比吉安娜更怕痒的了。 <br />吉安娜笑得几乎昏过去。但残忍的阿尔赛斯并没有就此停手。相反,他用冰水泼醒了吉安娜,又招来了六个侍僧,分别抓挠她的双腋,两边大腿内侧,肋骨和纤腰。这个漂亮的女精灵甜润的嗓音已经成了嘶哑的,野兽般的狂嚎。 <br />可怜的大法师,恨不得立刻死掉,再残酷的死法,她都愿意,或者是被痒死也好吧。可阿尔赛斯偏偏就在她口吐白沫,就要被洋死之时让她略做休息,然后往她身上猛泼几桶冰水,然后继续这是人都无法忍受的酷刑折磨…… <br /><br />吉安娜被搔得痛苦不堪,浑身无力,哭声和笑声都变成了轻哼,因为她已经没力气哭和笑了,眼泪也快流干了。可是搔痒折磨都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br />这时,忽然“嗖”地一声,一支黑色的箭带着一阵阴风飞了进来,正在搔吉安娜脚底的一个侍僧当即中箭倒地身亡。紧接着,蝗虫般的箭雨倾泄而来,箭箭命中,大批的不死族战士在瞬间倒下了。一支箭射向阿尔赛斯,阿尔赛斯抽出霜之哀伤宝剑抵住,然后冲周围惊惶失措的不死族战士们大声喊道:“快撤!” <br />随着不死族军队的散去,吉安娜远远地看见,几个身影冲进了黑色城堡。那几个人都背着弓,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了她们,便急忙向她们这边跑了过来。吉安娜隐约看见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不高的女孩,好像有点眼熟,但一下又想不起是谁。 <br />“普罗德摩尔!(吉安娜的姓)”那女孩冲吉安娜喊道。“你是……”吉安娜看着跑来的女孩。“吉安娜姐姐,我是西尔瓦纳斯啊!”不知为什么,那女孩的声音带着一点哭腔。“追风者西尔瓦纳斯?”吉安娜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孩:青色的肌肤毫无血色,眼睛却是血红的,但她的头发还是那么柔软飘逸,脸颊还是那么清秀,身材还是那么窈窕性感,而且,血色的眼睛里还闪着泪光。 <br />“西尔瓦纳斯!”吉安娜激动又有些心疼地喊道,“真的是你!你怎么成了这样了?”西尔瓦纳斯听到吉安娜问她,抽泣了一下,但很快克制住了自己,说道:“说来话长,我还是先把你和姐妹们放下来吧,对不起,我来迟了,让你们受苦了。”吉安娜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被绑在刑桌上,不好意思地红着脸说:“好孩子,谢谢你!”西尔瓦纳斯边帮吉安娜松绑,边说:“普罗德摩尔姐姐,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你看我还……对了,你以后不要叫我孩子,你才比我大多少啊?”吉安娜穿上靴子,拿起法杖,可一站起来却立刻瘫了下去,西尔瓦纳斯急忙扶住她。“怎么了?”“好妹妹,我们刚才被她们整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背我和这几位女巫妹妹回去好吗?”“没问题的。”西尔瓦纳斯和她身后的几个一样是红眼睛、青皮肤的女弓箭手背起了她们,走出了黑色城堡。 <br />“他们刚才怎么整你们啊?”西尔瓦纳斯问道。“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他们……他们……他们挠我们痒痒。”趴在她背上的吉安娜羞涩地答道。西尔瓦纳斯刚听完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有什么好笑的,你不知道被挠痒痒有多么难受!我宁可被兽人步兵砍上三十斧头,也不愿意被挠一下。”“好了好了,人家不笑就是了。”“对了,你到底怎么成了这样?”西尔瓦纳斯沉默了一小会,说道:“阿尔赛斯……阿尔赛斯这个混蛋,在守卫太阳进的战斗中,我们不幸被他抓住了。”“他把你们怎么样了?”吉安娜关切地问。“他抽干了我们的血,又吸走了我们的灵魂,我们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吉安娜呆住了,然而西尔瓦纳斯接着说:“所以,我恨透了阿尔赛斯,发誓一定要杀死他,我一直在跟踪他,今天刚巧碰上了你。 <br />“对了,我爸爸好像告诉过我,有一种办法能让像你们这样的亡灵恢复成人的。”吉安娜说道。“怎么着!快说啊好姐姐!我可是做梦都想重新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啊!”“不过……不过……”“不过怎么?”“不过很痛苦。”“没关系,再痛苦我也能忍受,要怎么样你说吧!”“先把你带到太阳井里沐浴,然后用手指沾上夜精灵的圣水,在你全身抓挠。”“这……”西尔瓦纳斯说不出下半句话,吉安娜却接上了话:“我知道妹妹你和我一样怕痒得要命,如果你受不了就算了,我从来都是把你当人类看的。”“不,无论怎样,我一定要恢复成人!”西尔瓦纳斯下定了决心。 <br />第二天一大早,她们就到了太阳井,西尔瓦纳斯和她的姐妹们,吉安娜以及几个女巫都在太阳井里沐浴后,吉安娜她们有了些力气。她们来到太阳井旁一座神殿里。“这样吧,让我的女巫妹妹们帮你的弓箭手们弄,我就帮你弄好啦。”吉安娜说。“好啊。”西尔瓦纳斯和吉安娜来到一个无人的房间里,西尔瓦纳斯脱下衣服,看着吉安娜伸向自己的纤纤玉指有点害怕地问道:“非这样不可啊?”“是啊,这样魔力才能顺着血管和神经贯穿你的全身。好妹妹你忍着点啊!” <br />说着,吉安娜的手指一下就在西尔瓦纳斯纤细的腰间抓揉了起来。“哈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好……好痒啊,好……好姐姐,您轻点啊!”吉安娜放轻了力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行啊……哈哈哈……这………这样………更痒啊!痒………好痒……我……受不了啦!哈哈……快……快停下!”西尔瓦纳斯在地上打滚。“好妹妹,我知道这非常难受,但是你想想,为了能变回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吉安娜停下手中的动作,说道。“好姐姐,我是很想忍住,可是,这根本不能啊!”西尔瓦纳斯总算可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那……只好把你绑起来了,你……愿意吗?”“嗯”西尔瓦纳斯犹豫了一下,坚定地点了点头。 <br />吉安娜找来一些绳子,把西尔瓦纳斯绑在了一张床上。“我要开始喽!”吉安娜说着,双手便顺着西尔瓦纳斯玉体的两侧,从腰部向腋下抓搔移动。西尔瓦纳斯全身像触电一样颤抖着,由于被绳子紧紧绑住,这下她一动也动不了了,只能看着吉安娜的手指在她身上来回游走,每一下都给她造成巨大的痛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要啊……好姐姐…………快……快住手啊……太………太痒了……我……实在……实在受不了啦!……哈哈哈哈哈。”西尔瓦纳斯也像昨天的吉安娜一样,发出了疯狂的笑声,她也是个精灵啊! <br />吉安娜怎么忍心看着西尔瓦纳斯如此痛苦,但毕竟是为了西尔瓦纳斯好,她不能停下。于是,她边搔边抚摸着西尔瓦纳斯的长发,说道:“好妹妹,这是为了你好啊,想想看,你马上就要变回成一个人啦,勇敢点,坚持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姐姐……我……哈哈哈…听…哈哈哈…你……你的……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尽量忍……呜呜呜……哈哈”西尔瓦纳斯已经难受得痛哭起来,哭和笑混杂在一起,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她在心里不停地为自己打气:“加油!你不是了不起的追风者吗?挺住啊!吉安娜姐姐是为我好的,我一定要坚强……”可她还不及想完,一阵巨痒打乱了她的思绪,原来,吉安娜已经搔到她的大腿内侧了。她这双腿,在精灵中即使是男性,也很少能赶上她这双腿的速度。但这并不等于不怕痒啊。西尔瓦纳斯的哭笑已经分辨不清了。“哈哈呜哈哈呜哇……哈哈呜呜呜……呜哈哈……呜呜………哈哈哈哈……呜哈”。 <br />更要命的是,当吉安娜的手指点到西尔瓦纳斯纤嫩的双足的脚心时,西尔瓦纳斯像失去了理性般狂嚎,她已经无法发出一个人类能听懂的声音了。西尔瓦纳斯心想叫吉安娜马上停下来,不做人也没关系,只要不被搔痒什么都无所谓,但她早已说不出话了,话一到觜过就成了糊乱的喊叫。吉安娜心疼极了,但她知道她不能停止。“好妹妹,我知道你受不了了,可是,现在眼看就要好了,我不能停止啊!我看到你这样也是钻心地难受啊!但是……最后一小会了,你马上就可以恢复成人了。你是多么美啊,比以前的你更漂亮了!”吉安娜想尽一切办法来安慰西尔瓦纳斯,但这似乎都是徒劳。 <br />在西尔瓦纳斯的声音渐渐微弱之时,她的面色已经红润了起来,浑身上上都有了血色,楚楚动人的大眼睛也还原成了诱人的祖母绿颜色。吉安娜停下了手。西尔瓦纳斯直喘着粗气,好像刚跑完马拉松一样。吉安娜在西尔瓦纳斯俊美的脸蛋上吻了一下,说道:“祝贺你……好妹妹,你挺过来了。你又是原来那个追求者如潮的大美人了。”西尔瓦纳斯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还在喘着气。 <br />“但是,还得再挠你一断时间,才算彻底结束。”看到西尔瓦纳斯惊恐的样子,吉安娜笑道说:“但是这次可以慢慢来,你要受不了了,也可以停一停,怎样?”“还好啦”吉安娜解开了绳子,把西尔瓦纳斯压在地上,搔了起来。这次西尔瓦纳斯的笑声没有刚才那么夸张了。 <br />搔到了整整一个上午,西尔瓦纳斯才从折磨中解脱出来了。“好妹妹,对不起啊。”吉安娜笑笑说。“没关系的,我还要感谢你呢!”“不,不是,其实……其实刚才早就好了的,我说还得再挠你一断时间只是想欺付欺付你……”吉安娜调皮地笑了,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法师也有可爱的一面啊。“什么,你!臭女巫,你坏死了!”西尔瓦纳斯撒娇着要打吉安娜。“好啦好啦,先穿上衣服吧,姐姐让你挠,算是补偿可以了吧?你这死鬼精的弓箭手!”“这还差不多!不许赖哦!脱下你的靴子!”西尔瓦纳斯笑了。“大法师从来说话算数的。”吉安娜真的脱下了靴子,把一双赤脚伸到西尔瓦纳斯面前,说:“好妹妹,不能太狠啊。” <br />西尔瓦纳斯轻轻搔着吉安娜脚心,吉安娜娇笑着。西尔瓦纳斯边搔边问:“姐姐,你被阿尔赛斯挠了多久啊?”“有一整天了吧。”“好姐姐,你受苦了,我真对不住你,早上你认真挠我其实的时间其实很短,我都觉得无法忍受,可你……”“算了吧,不提了……”“真想把阿尔赛斯撕碎!”西尔瓦纳斯愤愤地说。吉安娜没有问话,眼里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姐姐,我知道以前阿尔赛斯还是圣骑士的时候,你是喜欢他的。”西尔瓦纳斯给吉安娜穿上了靴子。“唉……算了,过去的事了,我喜欢的阿尔赛斯早就死了。”吉安娜叹道。 <br />“难道不能也用这种方法让阿尔赛斯……”“理论上是可以,但他有巫妖王,还有克尔苏加德。而且我们还要把他活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姐姐,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我们总该试一试啊!到时抓到他,一定要让我来整他!”吉安娜微笑了一下:“再说吧。” <br /> 夕阳美景,并排坐着两个同样美丽的女孩,同样的金色长发,一个是大法师,一个是弓箭手。原来在人族联盟里的时候并不经常接触,可两天发生的事,却让她们成了最好的姐妹。 <br /><br />阿尔赛斯不可一世地骑着亡灵战马在丛林间飞奔,追赶着前方溃败的人类军团。也不知跑出了多远,忽然,他头脑一阵剧痛,巫妖王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你中计了,快逃!”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号角声响起,大片的人类士兵已将阿尔赛斯团团围住。阿尔赛斯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了不死族的基地,克尔苏加德也不知去向,周围再没有能帮上他的人了。他知道已无路可逃,大喝一声:“FortheLichKing!(为了巫妖王)”挥动霜之衰伤,向前猛冲过去。一支箭“嗖”地**过来,阿尔赛斯正要闪避,周围忽然响起了大片的咒语声,阿尔赛斯顿时觉得头重脚轻,神志不清,再也无力支持,跌下马去,失去了知觉,霜之衰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巨大的冲击波震死了最前面的几个人类步兵。 <br />当阿尔赛斯恢复知觉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人类的几个步兵抬着,也不知要抬到哪里去。狂怒的他想跳起来把这些人类撕成碎片,却发现自己浑身全无一点力气。他大喊道:“快放开我,你们这些低贱的人类!”可没人答理他。他乱吼了一阵后,发现跟本无济于事,也就放弃了挣扎。 <br />这时,在银月城太阳井边的一座神殿里,追风者西尔瓦纳斯奔了进来,鞠了个躬说:“尊敬的大法师,阿尔赛斯已经带到。”吉安娜笑着从座位上站起,说:“好妹妹,不用客气,这里没有别人。”西尔瓦纳斯笑着走上前,问道:“吉安娜姐姐,你看这么处置他啊?”吉安娜笑着说:“就按你说的办吧。”“好!”西尔瓦纳斯兴奋地答应道,接着对门外喊道:“把阿尔赛斯扔进太阳井!半个时辰后,抬过来!”“是!”门外的人答道。 <br />半个时辰后,浑身湿透的阿尔赛斯被推进了门里,摔在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面前。阿尔赛斯抬起头,双眼仿佛要冒出火舌,目光直在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之前来回扫射,吼道:“该死的,下贱的人类!普罗德摩尔!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混蛋!我真不明白,当时燃烧军团为什么没有追到大陆的西岸去把你们这些人渣斩尽杀绝!西尔瓦纳斯!你这个无耻的叛徒!我非扒了你们的皮!巫妖王会来救我的……”“如果你认为这样乱吼有用话,就再大声点吧,等你吼不出来了,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吉安娜打断了他的话。西尔瓦纳斯笑着补充道:“我劝你还是留点嗓子,待会儿会有用的,死亡骑士。”阿尔赛斯稍稍冷静了一点,想了想,现在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不可能杀掉眼前这两个人类。他恨恨地问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姐姐,我们开始吧?”西尔瓦纳斯并没有理会阿尔赛斯,“但他是男的啊!有点,不好意思……要不然我们留着他的内裤吧。”西尔瓦纳斯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好吧,你好恶啊。”吉安娜也有点害羞。虽然面前这个男的现在是死亡骑士,但他以前毕竟是吉安娜的心上人啊。 <br />“说着,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就七手八脚地把他沉重的盔甲,衣服都脱了下来。”阿尔赛斯愤怒极了,看他的眼神,就想把眼前的这两个人类一口吞掉,声撕力竭地喝道:“我是高贵的巫妖王的第一名死亡骑士,你们竟敢……”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这两个人女性人类的手指开始分别在他的肚皮上和腋下抓挠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西尔瓦纳斯笑着对吉安娜说:“死亡骑士也会怕痒啊?”吉安娜说:“废话,他也是人类啊,又不是真正的亡灵,只不过心和大脑都被巫妖王腐蚀了。”而这时的阿尔赛斯已经发出了阵天动地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你们………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哈哈哈……该……该……哈哈哈哈……千刀万剐的……哈哈哈”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却根本不听他在讲些什么。吉安娜对西尔瓦纳斯说:“好妹妹,你快去把门关上。”“你还怕他丢脸啊?你真为替他着想!”西尔瓦纳斯说着就站起身去关门。“毕竟他再过几天就要成为新的人类之王了。”吉安娜说。“你还真关心他啊。”西尔瓦纳斯开心地笑了,接着说:“这死亡骑士能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姐姐喜欢他真是有福气啊。”“死射箭的,就你多嘴!快干活。”西尔瓦纳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br />而此时的阿尔赛斯正经历着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痛苦。这种痛苦无论是以前当圣骑士时,还是后来当死亡骑士时都不曾受过的搔痒折磨。他的声音也成了糊乱的嚎叫和呐喊:“哇……啊哈哈哈………呜啊……哈哈哈………哇哇……哈哈哈”特别是搔到脚心的时候,可以看出他使出了全身吃奶的劲想挣开,可惜他是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阿尔赛斯毕竟是一个男的,他使出巨大的毅力克制住自己没有哭出来,但正因为这样,他神经承受能力到了极点,昏了过去。 <br />“这死亡骑士怎么这么不经打啊?这样搔他多没意思,等他醒过来再接着挠吧。”西尔瓦纳斯淘气地说。“算了吧,就这样挠完吧,看他都痒成那样了。看在你姐姐的薄面上吧。”“吉安娜姐姐你真的好疼他哦!”西尔瓦纳斯说着,继续她的动作。 <br />阿尔赛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躺在那熟悉的人类王宫里。他忽地坐起来,看见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坐在一旁。“吉安娜……是你……”此时的阿尔赛斯已恢复了善良的本性,他看见美丽的吉安娜,一时语塞,千言万语全部都卡在了喉咙里上不来了。“好些了吗?”吉安娜关切地问道。“好多了。”阿尔赛斯忽然痛苦了起来。吉安娜急忙扶住他,问道:“你怎么了?”“我……我杀了那么多人……那么多爱我的人,还对你们……”阿尔赛斯已是泣不成声。“别难过了,那些都怪巫妖王,不怨你的。再怪,就怪我当初没拦住你去洛森德。”“真的?”他转向西尔瓦纳斯,“西尔瓦纳斯,我以前把你……”西尔瓦纳斯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摇了摇头:“我不怪你。” <br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西尔瓦纳斯推开了吉安娜的房门,问道:“大法师,我可以进去吗?”“少给我来,过来坐下吧,射箭的。”吉安娜正坐在她的床上。“喂,野精灵,你连上床要脱鞋这点规矩都不知道啊?”“大法师你了不起啊?你敢教训我?小心我挠你痒痒。”西尔瓦纳斯刚蹬掉靴子,她的一只小脚已经被吉安娜捉在手里了。“那我只好先下手为强喽!”吉安娜带着笑意瞟了她一眼,另一只手的手指就不留情地在西尔瓦纳斯的稚嫩的脚心上挠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臭法师………赖……哈哈哈哈……赖皮”西尔瓦纳斯在奇痒难忍的同时,也不忘捉住吉安娜的脚,也挠起了她的脚心。“哈哈哈哈哈……你……这……哈哈哈哈……死射箭的……哈哈哈……你玩不过……哈哈哈哈……你姐……的……哈哈哈哈哈”两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嬉笑着在床上打滚,娇喘着,互相挠着对方的痒痒,这景象实在美极了。西尔瓦纳斯毕竟是弓箭手,身手敏捷,一会儿后便占了上风,把吉安娜压在身下,使劲挠着吉安娜敏感的腋下,吉安娜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她也不甘示弱,狠挠西尔瓦纳斯娇嫩的纤腰。两个女孩都笑得花枝乱颤,清脆的笑声混合在一起,分外好听。 <br />这时阿尔赛斯推门进来,他没穿铠甲,穿的是王子的便装,看到了眼前的情景,不由得呆住了。“吉……吉安娜,西尔瓦纳斯小姐……你们……”两个正大笑着扭在一起打滚,俊秀的脸庞涨得发红的女孩一起停了手,看见阿尔赛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都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大法师……追风者……没想到你们这么可爱啊。”阿尔赛斯笑了。西尔瓦纳斯转身对吉安娜说:“姐姐,来者不善,挠他!”“好啊!”阿尔赛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两个女孩压到了床上挠起了痒痒。“哈哈哈哈……两个小……丫头……别乱来……哈哈哈哈”“你这死亡骑士,受死吧……”西尔瓦纳斯笑得都不行了。“哈哈哈……别别……不然我们……玩个游戏……哈哈哈……谁输了我们挠谁怎么样?”阿尔赛斯好不容易讲完了一句话。两个女孩对游戏挺感兴趣的,都停下了手,听阿尔赛斯讲。可谁知阿尔赛斯捉弄了她们,她们都输给了阿尔赛斯。“你们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吧?”阿尔赛斯坏坏地笑着说。“不要!”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同声说。“尊敬的大法师,高贵的追风者,难道你们的话就这么不算数吗?乖乖脱下你们的鞋在床上趴好了,我或许还会手下留情。 <br />听他这么一说,两个女孩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只得蹬掉靴子,双脚并拢趴在床上,敏感的脚心朝着阿尔赛斯。此时她们都怀着不同的心情。西尔瓦纳斯是非常害怕被挠。吉安娜虽然也是怕痒的要命,但她还有点希望被阿尔赛斯挠,阿尔赛斯好久没碰过她了啊!阿尔赛斯又想出了一个花招,说:“这样吧,你们猜猜看?我会先挠谁,谁猜对我了就不挠她了。”两个女孩都是绝顶聪明,迅速作出了判断,说:“先挠我!”(如果他是想先挠另一个,那他就不能挠自己,如果他是想挠自己,自己猜中了,也不会被挠,这个大家应该会判断吧?)阿尔赛斯冷笑了一声说:“果然是两个聪明的丫头,可惜你们都猜错了,我要两个一起挠!”说罢,吉安娜和西尔瓦纳斯就同时感到了巨痒从脚底传来,她们都大笑着乱踢乱蹬。阿尔赛斯说:“一个一个地收拾。”于是先用右手手臂压住了西尔瓦纳斯的小腿,左手迅速地搔弄着她双脚的脚心。西尔瓦纳斯虽然力气比吉安娜大那么一点,但毕竟只是个女精灵,要本挣脱不了强壮的阿尔赛斯的手臂,笑得上身乱抖,好在阿尔赛斯只挠了她一会儿就放开了她。转向吉安娜,同样地方法挠起了她的脚心。“哈哈哈哈……你……从来……哈哈哈……都……都这样……欺付我……哈哈哈哈……对……大法师……哈哈哈哈哈……竟敢……如此……哈哈哈哈……无理……哈哈哈哈哈”吉安娜大笑着说。 <br />阿尔赛斯放开了吉安娜的双脚,扑到她身在吉安娜转过身来,面对着阿尔赛斯。阿尔赛斯的手指在吉安娜的腰间伴着吉安娜的娇笑又开始了动作,“谁叫你不仅仅是大法师呢?”“哈哈哈……还是……还是什么?哈哈哈……”“还是我可爱的妻子。”“才不要呢……哈哈哈哈哈……你干吗啊,快停手……哈哈哈”阿尔赛斯加大了力度“快说,你是不是我妻子?”“哈哈哈哈哈哈,就算是吧……哈哈哈”阿尔赛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抱住了吉安娜,望着吉安娜俊丽的脸。“我爱你,吉安娜。”他盯着她宝石蓝的楚楚动人的大眼睛,认真地说道。“你好坏哦……”吉安娜娇滴滴地说。可是她来不及说完,阿尔赛斯就把嘴,贴上了她的朱唇。<br />西尔瓦纳斯悄悄地起身穿好靴子,这时一个卫兵正好跑到了门口,西尔瓦纳斯想去拦已经来不及了。卫兵的表情在进门的一刹那间僵住了。“国王陛下……大法师殿下……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他刚跑出几步,西尔瓦纳斯喝道:“回来!”卫兵哆哆嗦嗦地在门前站定,西尔瓦纳斯笑着说:“赶快叫你们的手下去筹备国王的婚礼吧!”“是!”可正当西尔瓦纳斯还反应过来之时,她又被摔在了床上,靴子还没穿上多久又被脱了下来。“好你个射箭的,你刚才说什么?谁叫你自作主张?阿尔赛斯,我们要惩罚惩罚她!”吉安娜笑着说完,就抓住了西尔瓦纳斯的左脚,挠起了她的脚心,同时阿尔赛斯抓住了她的右脚,也开使抓搔。“哈哈哈哈哈……你们……这小夫妻……哈哈哈哈哈……整人……哈哈哈哈……也要………哈哈哈……一起上……哈哈哈哈……我……受不了……哈哈哈……叫他们……不办……哈哈哈……就是了”“你敢叫他们不办?”吉安娜加大了力度。“我……哈哈哈哈……叫他们……好好办……就……就是了……哈哈哈哈………真的……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臭法师……哈哈哈哈……下次你让我抓到……哈哈哈哈哈。”“那你就好好等下次吧。”吉安娜说道。 <br />突然,西尔瓦纳斯大喊了一声:“我真的生气啦!”眼泪就流了下来。吉安娜和阿尔赛斯意识到玩笑开得有点过分。阿尔赛斯站在那儿不知说什么好。吉安娜感忙安慰她到:“好妹妹,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不要生气啊。不然,姐姐再让你挠,让你绑起来挠好吗?”“真的?”“嗯”“好啊!”西尔瓦纳斯三下两下就把吉安娜绑在了一张躺椅上。“那你挠完我不能再生气啦?”西尔瓦纳斯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笑着说:“难怪人家说十个法师九个傻,你说我有那么容易生气吗?没想到下次这么快就到了”“啊!”吉安娜求助地看着阿尔赛斯,“国王陛下救我啊!我被这死弓箭手算计了!”不料阿尔赛斯已经走出了门去,丢下一句话:“你们两个慢慢玩吧,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不过西尔瓦纳斯小姐,不要把我妻子整死了就行。”“喂!你这负心郎”屋里霎时就被吉安娜悦耳的笑声填满了。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8 18: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刷分的,嘿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28 04: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个凑数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28 04: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5 05: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13 03: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19 18: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楼主您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调女王论坛-网调女王 |网站地图Keywords: 网调女王论坛 网调女王
,网调女王招奴

GMT+8, 2019-11-22 13:50 , Processed in 0.06055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